NO.4《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懂得爱自己,比取悦别人更有力量

作者:麦家陪你读书。 来源:麦家陪你读书(ID:mai1964)

昨天我们读到,女孩不得已跟随母亲和未来的继父去因斯布鲁克,度过了两年漫长又黯淡无光的日子。

她始终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属于那个男人的。作家不在身边,她只允许自己照旧过他在的时候的那种日子,但也止不住地思念,止不住地认真等待机会。

那么,心心念念着作家的她,会做出什么选择呢?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

女人的笔墨又转回她在因斯布鲁克的日子。她孤独地沉浸在自己深深的思念里,被周边的人认定是个腼腆的人,女孩也以“天性怕羞”粉饰着自己的不合群。

她把自己伪装得密不透风,关于她的秘密,一个字都逃不出来。离开作家的这几年里,她每一分钟都有回到维也纳、回到他身边的念头。

她直闹着要自己挣钱养活自己,而她的继父颇有资产,也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生活应该是不愁吃穿的。

所以,没有人能理解女孩这样的想法,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想要通过自己努力挣来回到他身边的路费。

后来女孩终于达到了她的目的:回到维也纳,也就是回到作家的身边。过程是复杂的,不过目的地总是一如既往得明确。

秋日,雾濛濛的天气,女孩如愿回到了维也纳。她回家的第一站,还会是哪呢?

跳上一辆电车,几乎等不及车次每一次的停摆,她欣喜若狂,又焦躁不安,带着满心的说不清的情愫。

作家的窗户亮着灯,她心心念念的地方有他的存在,她的整个心灵都在欢呼。

在这之前的那两年里,维也纳只是出现在报纸上的、铅印的碳墨文字,了无生气;直到这一刻,维也纳在她的心里才开始有了生气。

女孩得以重新活过来,因为她能感觉到那个人就在近旁。那个人,早已成为她永恒的梦。

她抬头仰望,细数着那些曾经快被她看穿的灯光、楼房,最后,目光久久地停留在那个满足她所有幻想的地方——作家的世界。

她在作家窗前站了很久,直到他房里的灯熄灭,她才消失在这漫长的、柔和的、云遮雾漫的夜晚。

之后又是一个个反复的夜,她白天在一家服装店工作,一直到六点钟才结束,活计很重、很累人,但她很喜欢。

繁杂的工作恰好让她对自己内心的不安宁产生了一定的抗性,也让她对结束工作后直奔心爱的目的地充满期待。

她的心愿有了更具体的样子:只要再看作家一眼,只要碰见他一次,只要用目光再次抚摸他的脸庞,哪怕是远远的。

这一次,她没想到心愿被满足,来得毫无征兆。

她抬头朝那扇窗户张望的时候,还是在夜里,不过是在作家刚好走过的夜里。

在没有预料到的那一瞬间,女孩,已经可以称作女人的女孩,又变成当年初次遇见他的那个小姑娘,那个十三岁的姑娘。

事隔经年,再次经过他身边还是会紧张得面颊通红。她内心卯足了冲动,渴望见到他的眼睛,可她还是下意识地低下了头,从他身边一溜烟似地跑了过去。

她违背了最初的冲动,因为她隐隐揣着一个目的,希望作家能够认出自己,希望他注意到自己,希望他爱上自己。

这个目的,和当时盼望着回到维也纳来的愿望一样,在她心里一清二楚。

可是,作家还是老样子,很久没有注意到每晚在他楼下等待着的女人。有时,作家会在朋友的陪伴下从屋里走出来,也不乏和其他女人一起。

有一回,一位陌生女人紧挽着作家的胳膊一起走来,早已在守候的女人,心突然猛烈地颤抖,一种新的、异样的感情在她身上翻涌,几乎要将她的灵魂撕裂。

明明在少女时代,她就已经知道女人是他身边的常客,现在的她,却非常仇恨他们这种肉体上的亲昵,而她自己又很想得到。

在某种程度上,女孩还是不成熟的,她还有一种孩子气的自尊心。她赌气地一整天没靠近作家的屋子。

之后,在第二天晚上,又低声下气地站在他房前,回到那始终对她关闭的生活前,回到每晚孤独的守候里。

她像以前一样,期待着作家能真正地看到自己。晚上,她终于等来了机会。

因为有一辆货车停在街上准备卸货,作家在堵得很窄的马路上,只能挨紧着女人通过。他终于扫了女人一眼,目光心不在焉。

女人却始终全神贯注,她迅速被往事围剿,那种勾人的、拥抱式的目光,让她再次感受到了脉脉含情的温存,也再一次紧紧攥住了她的心。

女人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这种目光时,她就幻想自己已经从小姑娘变成了他的女人。

作家的目光在女人身上停了一两秒钟,女人一边感到自己无法平静地凝视那个目光,一边又不愿离开那个目光。

作家从她身边走了过去,留下她站在原地,心怦怦直跳。

她转过头,看见他停住了,也正在回头看自己,好奇地、饶有兴趣地望着自己。

她立刻就知道,作家并没有认出她来。所以作家眼里看到的,只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第一次与他擦身而过的女人。

这一刻,女人觉得自己回到维也纳想要实现的那个愿望,永远,永远不能被实现了。

一个人,回到一个熟悉的城市,满眼都是熟悉的街道、天气与往来的人群,但都无法温暖女人的心情,因为他没有认出她来,这使她感到绝望。

她在因斯布鲁克度过的那两年中,没有哪一刻不在想着作家,也曾想象两个人在维也纳的第一次重逢。

她偶尔能做上最幸福的梦。当然,可怕的梦也不会缺席。

她设想过男人拒她于门外,鄙视她,给她各种各样的怨恨、冷酷、淡漠,这些都在她热闹的幻象中出现了。

可即便是在她心情最阴郁、自卑感最严重的时候,她也绝对没有想过还有最最可怕的一种可能:作家啊,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她不禁在想,作家没有认出自己,是因为少女和女人的脸在男人眼里通常是变化无常的吗?是因为一个男人忘记一个女人的相貌再容易不过吗?

这些问题,不停地捶打着女人的心脏。自己毫无节制、时刻不停地想着的那个人,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女人意识到,作家可能连一根蛛丝那样细微的、与她相关的记忆都不曾有过。

她如梦初醒,第一次跌入了现实之中,也是第一次预感到了自己真正的命运。

两天之后,女人忍不住想念,又一次站在自己的命运当口,男人再次出现。他们有了又一次的相遇。

男人依旧没有认出她来,他看到的是,面前这个漂亮的、十八岁的姑娘,而且两天之前曾在同一个地点与他迎面相遇。

男人再次走过她身边,和两天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放慢了脚步。

女人感到一阵狂喜,并在心里祈祷男人同自己打招呼。这一次,她决定不躲开。

不过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回头,男人已经走到了身边,用可爱的声音对自己说话,他的神情轻松愉快,仿佛他们已经是认识很久的老朋友。

男人对话的娴熟带得女人也放松下来,能够好好答话。他们一起去了一家小饭馆吃饭。

过程中,女人说得很少,她觉得此刻在那个人身边,听他说话就已经无限幸福了。

更何况,面前的这个人温文尔雅,举止得体,不需要迫不及待地讨好,就已经赢得了她单纯的心。

女人已经等了这个人五年,爱了他五年,现在能够更加确定对面的人还是那么完美,心里就只剩忘乎所以的高兴了。

那么,女人心里那些没有被想起、也没有被一眼认出的失落感,在这次相逢中,能被充满热情的崇敬感完全掩盖吗?

那个作家男人,他可能只是给出了自己不胜枚举的风流举动中的一个目光,却足以安抚女人五年来的梦和愿望。

那么,故事再往后,还会怎样发展呢?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天的阅读。

  • 作者简介:来源微信号:麦家陪你读书(ID:mai1964)。是著名作家麦家用以奖励读书人的阅读空间。名家导读,原创音频,早上8点读书15分钟,七天陪你读完一本书,一年比别人多读48本书。读书就是回家。
  • 发表日期:2017年12月14日 编辑:026 标签: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