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好语录 > 书籍 >耽美 >正文

将欲娶之by丁九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作者: 丁九丁
  • 类型: 耽美
  • 更新时间:2019/1/11 11:59:43

年上 耽美 长佩

年上耽美类小说《将欲娶之》是由网络作者丁九丁所著,小说讲述了将欲娶之,蜘蛛结丝,捆成粽子,一口吞之ps:作者已疯,可能怎么爽怎么写。

  • 小说简介
  • 章节目录
  • 同类推荐

年上耽美类小说《将欲娶之》是由网络作者丁九丁所著,小说讲述了将欲娶之,蜘蛛结丝,捆成粽子,一口吞之ps:作者已疯,可能怎么爽怎么写。

第一章

一处红砖水泥路旧小区,齐刷刷八十年代的六层小板楼,所有楼前绿地几乎都被居民的菜园子占领了。暮春时节的中午,一帮子老汉晒着太阳凑棋局,抽哈德门,喝茉莉花。老太太们三三两两散步聊天,有的抱孩子有的遛狗,话里话外不离夸自家孩子孝顺又能干还结了婚,句句透着人生赢家的骄傲。

今天院子里老人少了很多,年轻人周末回父母家蹭饭,不少人家的厨房在合奏锅碗瓢盆交响曲,煎炒烹炸款待子女。

接近棋局的一户二楼厨房里顺着烟道飘出菜肴香气,浓烈的哈德门烟雾都遮不住那股子香味儿,丝丝缕缕往老汉们鼻子里钻。不是普通爆锅的葱姜蒜花椒香,也不是饭店加料的油箱,是菜肴原本的香气,一阵子醇厚一阵子清新,都能数出是上了几道菜,勾得老汉们馋涎欲滴。有人下着下着就忘了马走日象走田,吸溜着鼻子嘟囔:“这么些年街坊也没闻着过这手艺,没有,绝没有!莫不是谁家有福娶着大厨当儿媳妇啦?”

众人都仰头,依稀听见那厨房里正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剁肉声,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哒,两把锋利的菜刀磕着案板,在阳光下闪着银光。肥肉切成小丁,瘦肉剁成茸,方矩规握着菜刀的手洁净有力,袖子挽在肘弯,围裙系得端正,阳光打在他一边侧脸,在墙上映出一个忙碌的影子。几十年的旧厨房被他用了两天时间收拾成新的一样,瓷砖灶具闪闪发光,新买的餐具应有尽有,塞满所有橱柜。灶台一侧,一件五层优化大师架子上从上到下用保鲜膜覆盖着红的黄的白的绿的紫的原料,层层叠叠规规矩矩,就像方矩规的书桌和衣柜,像他成绩单上排列整齐的优,像他的剑眉朗目直挺鼻梁,永远在最合适的位置,教人挑不出半点错处。另一件优化大师架子上码放着花团锦簇的菜肴,香气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厨房的门开了,警校同学李玮把三根山药和半袋马蹄举进来,看见方矩规在剁肉,忍不住出言指点:“你费这劲嘛呀,我昨儿刚买的绞肉机,就在水池子下面。”

方矩规放下刀,用手指在案板上提起一截儿白色筋膜给李玮看:“用绞肉机就把筋膜都绞进去了,影响口感,别的能凑合,做狮子头必须得人工剁,才能把筋膜剔干净。”说着把筋膜抿在操作台上的一个小垃圾袋里。

李玮咧嘴道:“祖宗,您这也太讲究了吧,就客厅那帮小丫挺的,吃啥不是猪八戒吞人参果?品得出您有筋膜没筋膜这么精致的要求吗?”

“他们吃不出是他们的事儿,我怎么做是我的事儿,你洗山药马蹄,我来削皮。”方矩规看看瘦肉茸,满意地放下菜刀。李玮洗菜,方矩规道:“他们都干嘛呢?”

李玮努嘴:“您自个儿瞧瞧去,打牌贴纸条都特么玩没劲了,改大拜活人,一个个的真不怕折寿。”

方矩规在围裙上擦擦手,推门出来。客厅里四个大小伙子正在打牌,说是打牌也不确切,因为纸牌满天飘,四个人脸上都贴着长长短短的纸条,糊得看不清眉目,其中一个穿制式T恤的眉花眼笑端坐在沙发上,地上趴着一个穿背心的胖子,正伸长了胳膊对沙发上那位行三拜九叩大礼,一边拜一边嚷嚷:“我他妈不争气啊!我他妈又输了啊!我他妈对不起革命弟兄和列祖列宗啊!”旁边一个大高个小伙子正在踢趴地上那人的屁股:“元宵你拜完了没呀,拜完了赶紧起来拣牌,牌都让你整地上去了。”还有个特别瘦的在拼命拽茶几,嘴里吱哇乱叫:“憋尼玛惦记牌了,你们谁帮我把腿拔出来嘿!诶哟卧槽,不过血啦!”

方矩规皱着眉头过去把茶几挪开,扶着叫江修竹的瘦子坐下,撸起裤腿替他检查检查,确实是挤得皮下瘀血,不过并无大碍,方矩规找了瓶云南白药气雾剂给他喷上:“把腿架高了躺会儿,别闹了,一会儿咱们就开饭。”

江修竹顺势就把腿脚架在了穿T恤那人肩头还晃了晃:“我说叶小舟诶,这可得给我算工伤,起码一个月不能出操,宿舍我也扫不了了,你是老大你看着办。”

叫叶小舟的小伙子中等身材,一张黄脸洗得发亮,嘴唇天然如涂了唇膏般红,望着江修竹似笑非笑地道:“不出操不打扫卫生没问题,哥儿几个下月早点都归你打不能重样,敢重样就大刑伺候。”

地上趴着的白胖子叫袁晓,顺理成章落了个“元宵”的外号,刚才拜得来劲,这会儿赶紧表明立场:“老大说得对!臣附议!”

那高个姚子征也随声附和:“就是,反正江米条子一个月得请半个月病假,本来就指望不上你干活,再不打饭干脆把你给矩规炖蘑菇算了。”

方矩规蹙眉打量江修竹:“太瘦了,去了骨头就是筋,炖是不行,得切厚片搁刀背砸松了过油。要么就是拿盐和胡椒粉搓了,配芹菜洋葱土豆胡萝卜,抹上绍酒烤……”

他话没说完,江修竹已经蹿到姚子征身上,两只手如周星驰般塞在自己嘴里,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方矩规:“卧槽卧槽,矩规你是不是做过人肉料理啊!说得真事儿一样。”

姚子征把江修竹扔到沙发上:“一身骨头架子贼拉硌人,下去下去!”

方矩规没搭理他,看一眼叶小舟:“叶老大,你管收拾客厅,我得赶紧炒菜去。”说着用脚把袁晓扒拉到一边,回厨房了。

叶小舟坐得稳如泰山,三根手指捏起个盖碗:“弟兄们,行动起来。”说着笑眯眯啜口茶。

袁晓、姚子征、江修竹互相使个眼色,出水鲤鱼般接二连三扑向叶小舟,把他砸得瘫在沙发上,盖碗也掉了。三人在他身上喊着号子叠罗汉,四百多斤压得叶小舟乌珠凸出,一口茶水喷得半天高,又笑又骂又是惨叫,闹得不可开交。

方矩规回厨房,李玮已经把山药马蹄都洗好了,正在费力地对付山药皮,山药汁液又滑又黏,李玮削一刀掉三次,满头大汗。方矩规道:“拿手生握着不成,我来。”他戴上一副手套,接过李玮的山药和削皮刀,轻轻握着山药,轻快地给山药去皮,削完山药再削马蹄。山药竖着一切两半拍碎,马蹄剁成末,一同放在大碗里垫底,往上铺细肥肉丁儿和瘦肉茸。他双手轻抖,飞快下料、拌匀,团丸子,蘸干粉、下油锅,随后吩咐李玮:“洗半棵白菜。”

伴随着滋滋油响,焦黄的狮子头出锅了,煸白菜,换蒸锅,加高汤,补葱白撒老姜追两勺绍酒,狮子头搁白菜上一起蒸。方矩规在围裙上擦擦手道:“看点儿,十五分钟关火。叫里屋这帮人收拾桌子,喝酒不?白的红的?还是米酒?”

李玮道:“平时不都喝啤的嘛。”

方矩规耸耸肩:“我无所谓,反正啥都有。”他指指冰箱,李玮去里面翻出一瓶红酒和十二瓶啤酒,啧啧称赞:“真服你,就是个周末吃饭的落脚地儿,你愣能倒饬成四星级饭店。”

这帮小伙子都是附近警校的学生,学校硬件条件有限,训练辛苦,平时出门要假条,不过周末管理倒很宽松,只要参加十点钟晚点名即可。方矩规别的犹可,只觉得食堂饭菜太折磨人,耐着性子吃了半年,干脆到附近租了个房子,不为别的,就是周末休息时可以在这里自做自吃,慰劳自己。他厨艺精湛,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同学周末过来蹭吃蹭喝,方矩规热情好客,来者不拒,条件也不过是大家凑个菜钱。大鱼大肉不嫌多,葱姜蒜不嫌少,乃至拎点酒水饮料,茶点糖果都行。一直租到大三下学期,前一处房子被房主卖了,只好重新换了个地方,这里厨房虽然没有前一家宽敞,好在租金便宜,而且距离更近,与学校只一墙之隔,有时大家吃吃喝喝玩到晚上九点五十,集体翻墙回宿舍参加点名,半点不耽误。

李玮往屋里拿酒,顺便一脚一个把那三个家伙从叶小舟身上踹下来:“起来起来,开饭了!就小舟那个身子骨儿架得住你们仨吗?”

姚子征挪到到单人沙发上躺着喘气:“咋着,你心疼啊?”

李玮擦饭桌摆凳子:“老话儿说得好,管杀得管埋。你们要把小舟压死喽,还得往下抬他。死人比活人沉三倍,这活儿你干呐?”

叶小舟脑袋还在袁晓屁股底下压着,脸埋在沙发里看不见,只能伸出两只手冲李玮抱拳,瓮声瓮气地道:“谢李少侠仗义执言!”

袁晓俩手扒着沙发背努力挣扎,好不容易翻身下来,又滚到江修竹腿上,江修竹二话不说立刻倒地装死。方矩规从厨房端菜出来,看见这俩人“哈”的一声:“你俩整个儿一狮子头挂山药棍,一个够嫩够喧腾,一个够酥够绵软,”

叶小舟长出一口气,把头勾到沙发下头到处找他的盖碗:“快给我来口解毒茶,我要被元宵的屁熏死了!”叶小舟到处也没翻到盖碗,还是姚子征胳膊长,替他从沙发底下把盖碗够出来,合上往窗台上一搁:“别老搁那假模假式喝茶了,赶紧吃饭,我老早就饿了。”

方矩规和李玮上菜,海米腐干拌香芹、酥焖鲫鱼、醪糟鸭肝、柠檬汁拌苦菊、辣子鸡丁、芫爆里脊、芙蓉鸡片、清蒸鲈鱼、松蘑焖肉、酱瓜炒枸杞芽、核桃仁炒豌豆苗。菜上得了,方矩规又从厨房端出热腾腾香喷喷一大碗清蒸狮子头来放在桌子正中,一帮人顿时吸溜着鼻子开始鼓掌。

李玮开酒,江修竹找杯,众人簇拥着大厨上座,方矩规推让着清清嗓子道:“别忙别忙,人还没来齐,我打个电话问问。”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袁晓道:“还差谁啊?”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敲门声,方矩规喜道:“来了!”赶紧站起来去门口迎接,有人哈哈笑道:“方大厨又显摆手艺,我不来蹭一顿天理不容。”

随着这笑声,大步跨进来一个穿薄夹克的男子,约莫二十五六岁,皮肤晒得黎黑,眉目间透着强悍,一看就是同行。叶小舟最先认出那人是自己这一届入校时大四的系学生会主席。赶紧起来见礼:“刘师兄好!”

那几个小子懵懵懂懂,也跟着乱叫师兄好。那人哈哈笑:“叫哥,叫师兄绕嘴。”说着伸出手去,一一跟这帮小兄弟们握手:“刘元畅。前年毕业的,现在在市局刑侦队。这都是兄弟吧,矩规介绍介绍。”

方矩规一边请刘元畅上座,一边介绍这几个同学,刘元畅推让几回,被硬拉着坐在主座上。方矩规道:“元哥喝白酒?”不由分说开了一瓶“天之蓝”,拿分酒器每人都给倒了一杯。刘元畅笑道:“行啊矩规,警校这两年没少练吧?”方矩规一边倒酒一边笑:“练是练了,可没量。元哥在座上,谁敢说自己能喝?”

袁晓伸头看刘元畅:“元哥,一看您这气派,兄弟我就能想起一人,十八碗过景阳冈的武松!”

江修竹冲李玮挤眼,这意思别看元宵肚子肥,脑子可快,马屁张嘴就来。

刘元畅哈哈大笑:“什么武松,不行不行。等兄弟几个参加工作就知道了,咱们练的是挺苦,可跟转业那帮特警还不能比,我要是武松,他们都得算变形金刚了。”

姚子征道:“特警咋那么邪火呢?”

刘元畅道:“身体素质首先得优中选优嘛,练得狠,淘汰率还高,留下的都是硬茬子。不过转业之后就得看个人修行,有的老大哥退役十年还一身腱子肉,有的哥们儿出来半年就让烤串儿就啤酒揣出一身膘了。”

方矩规适时道:“元哥工作两年不单没把功夫撂下,还调市局了。”

李玮道:“厉害厉害,元哥才是优中选优的人才。”

刘元畅摆手笑道:“运气,运气好。凑巧市局有个空岗要用人,要有学历要有基层工作经验,要已经入党的还要笔杆子。我是念书时入的党,毕业在派出所待了一年半又去分局干了半年,前头跟着走街串巷巡视拿贼,后头天天给领导起草讲话材料,忙是真忙,不过起码该干什么咱都知道,调过去甭管出差还是内勤都行。这么着,我们一起借调上去四个人,过仨月就先把我的档案正式调过去了。”

叶小舟赞叹:“元哥进步的速度简直是直升飞机一样。”

刘元畅谦逊道:“运气好,运气好,咱兄弟背后没人,凭自己拼命干,还得赶上领导赏识,别的啥都指望不上。”他看看在座的几个小伙子,由衷的道:“我们毕业的时候,是不管家里有什么背景,都必须在基层工作一年以上才能调动。现在形势变化快,你们再过两年毕业,出来是什么个光景不知道。基层见识多,锻炼业务能力,当警察不能没这个经历,但晋升有天花板,时间越长升职越难。在局里跟着领导,那是另一套规矩,也很挑战能力,尤其是对无依无靠白手起家的弟兄。总之不管自己想走哪条路,现在就得策划好,出学校就没有补考机会了。”

他这一番话说得小伙子们都安静两秒,刘元畅瞬间意识还没开席就发感慨有点早,赶紧举杯起身道:“来来来,光说话了,我借矩规的酒敬大家一杯啊!这里头除了矩规,差不多都是第一次见,幸会幸会!非常高兴啊,非常高兴!”

大家也都赶紧端着杯站起身来:“幸会幸会!”“高兴高兴!”“干杯啊!”“都在酒里啥也不说了!”

刘元畅一仰头先干了,酒量大的如姚子征也一口干了,平时滴酒不沾的如叶小舟,龇牙咧嘴沾沾唇,剩半杯残酒抽冷子往肩膀后头一泼。其他人陆续喝尽杯中酒,方矩规却端着杯子有点走神,李玮用胳膊肘磕他一下低声道:“大厨想啥呢?”

方矩规刚要说话,刘元畅的手机响了,一听铃声,刘元畅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接通后那边一阵嘈杂,刘元畅硬是在嘈杂中分辨出对方的信息。他答应着把手机挂了,向众人道:“太不巧了,有事,得赶紧走。”

大家当然盛情挽留,刘元畅道:“有任务,我得赶紧回去。”

江修竹插嘴:“今天不是周末嘛,没值班的吗?”

刘元畅道:“赶上几档子事,队里没人了,我得赶紧回去。”他没比这些人大几岁,说话自有一股威严在。方矩规道:“元哥怎么来的?”

刘元畅道:“我车就在楼下。”沉吟两秒道,“你们还有谁没喝?我本来想喝完找代驾,现在来不及了。”

叶小舟没敢吭声,方矩规道:“我还没喝呢,我送你去。”

刘元畅立刻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扔给方矩规:“谢了兄弟,改天哥哥请你们重新聚。”这话向着周围这些人说的,大家纷纷客气道别,送方矩规和刘元畅下楼,目送两人开着一辆高尔夫走了,这才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回楼上去,至于饭后姚子征怎么喝光方矩规的藏酒,袁晓灌翻江修竹,李玮跟叶小舟拼24点谁输谁吃剩菜,俩人双双吃到躺在床上动弹不得,都是后话。

谁也没成想方矩规这一去闹出人命来了。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同类推荐

热门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