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好语录 > 书籍 >悬疑推理 >正文

鬼村阴庙_李正嫣晓玲小说在线阅读

  • 作者: 沐辰
  • 类型: 悬疑推理
  • 更新时间:2018/11/14 11:19:33

悬疑 灵异 掌中云

由网络作者沐辰所著的悬疑灵异类小说《鬼村阴庙》的主角是李正嫣晓玲,小说讲述了一座鬼庙,淹没了一整个村子。 我以为一切都是天灾人祸,没想到,事情却是因我而起。

  • 小说简介
  • 章节目录
  • 同类推荐

由网络作者沐辰所著的悬疑灵异类小说《鬼村阴庙》的主角是李正嫣晓玲,小说讲述了一座鬼庙,淹没了一整个村子。 我以为一切都是天灾人祸,没想到,事情却是因我而起。

第一章 旧庙

全村人都死了,是让我爷爷给间接害死的。

事情得从七十年代说起,那时候国内一片混乱,到处喊着扫除牛鬼蛇神。

我爷爷叫李成民,是村里那时的大队长(那会的大队长相当于现在的村长),正逢县里领导批下死命令,说是要跟上步伐,三年追英五年超美。

顺带的给我们这个几百户人村落下达了一个任务——一个月,炼出一吨的钢。

要是放在现在,几百人的工厂三下五除二就炼好了,但是当时没钱没技术,全村人都蒙头蒙脑的,甭说一月,一年也未必炼得出。

于是爷爷骑着驴,亲自往县里跑了一趟,打算跟领导申请减轻点任务指标。

但当爷爷鼻青脸肿地回来时,全村人都慌了,各家各户都砸了铁锅,敲掉锄头,往公社的那个煮水大铁锅里跑。

后来,后来当然是没有完成任务,正所谓当头的先挨刀,我爷爷那时作为大队长,没能完成上级批令,还不得吃罪?

再说那时候情况极乱,闹一个不好,没准就要被拉去游街示众,我爷爷一把老骨头哪经得住折腾?

情急之下,爷爷就想起了张大胡子。

张大胡子是隔壁镇有名的先生,名叫张汉冲,会风水,懂道术,为人厚道也聪明,跟爷爷还是忘年交。

当时爷爷宰了鸡,杀了羊,摆了桌酒席把张大胡子给请了过来。酒席上,爷爷把事情一五一十给说了出来,求张大胡子给出出主意。

张大胡子沉吟了好久,才说:“拆了村头那座旧庙,融了里面的大铜像和祭天台炼铁吧。”

我一听,心头就是咯噔的一惊。

村头确实有座旧庙,听老人们说,那庙有几百年历史了,早就生了灵性,毁不得。

再加上几年前有个女子在庙里头倒吊死了,据说冤魂未散,时常都会倒腾些怪事出来,村里人都避着躲着。

而我,则是跟这旧庙有过一段孽缘。

那是我五岁的时候,淘气,玩捉迷藏跑到里边去,躲在那个比人还大的铜像后面。

一迈步进去,就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而且里边似乎飘着西北风一样寒,冻得我牙齿上下打抖。

不过小时候胆子也特肥,初生牛犊不怕虎嘛,我硬是在里边呆了几分钟。

可是最后当我受不住要出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脚动不了了!

我低着头使劲把脚往外扯,但是脚下好像踩着树胶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我顿时就慌了,无意间看着那铜像,隐约地似乎看到一条白绫,上面挂着一个披头散发地女人往这边飘。

我吓得想哇地一声大叫,可是我发现我的嘴巴一张一合,却发不出一丁点声响。

眼看那个女人越来越近,情急之下,我两脚一松,底下的水龙头就哗啦啦地开了。

不过说来也怪,在我被吓尿之后,突然就觉得脚可以动了,于是我赶紧连扑带滚地一个劲跑回了家。

回到家爷爷见我的狼狈样,问我咋回事,我不敢隐瞒,于是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爷爷听后脸色大变,连忙抬起我的脚来看,当看到我脚底下有一点黑,更是忙问我:“痒么,痛么?”

我被爷爷的反应吓得不轻,赶紧把头甩地像风车一样。

见我不疼不痒,爷爷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嘱托我好好睡一觉,然后骑着驴急冲冲地往外赶。

等爷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他把迷迷糊糊地我给叫了醒来,我依稀地看到一个满脸胡子的大伯在端详着我的腿,爷爷则焦急地站在一边。

胡子大伯,正是张大胡子。

我只听到张大胡子对我爷爷说道:“前世冤魂缠身,毒入肌肤,若不是童子尿,估计早就嗝屁了。”

而我爷爷急促地问道:“老冲你少说废话,那现在怎样才能救我孙子?”

“放心,这臭小子生辰八字不简单,命硬得很,你这样这样……”后面的话我听不到,昏昏然地又睡了去。

不过后来我脚下那点黑痣没了,爷爷也没有提这事,只是一个劲地叮嘱我——绝对不能再进去那破庙里。

见过鬼我还不怕黑啊,于是连连点头,所以这几年一直以来,别说进去,就算是远远看几眼,我也是畏手畏脚的。

所以如今一听张大胡子提议拆庙,我心里就冒寒气。

就见爷爷一脸的难为,低声道:“拆了,不怕出事?”

张大胡子深深地看了一眼我,道:“不拆,就不出事?再说,可别忘了今儿是什么年代,大革命都来了,封建迷信谁敢留?”

爷爷沉思了许久,灌了一口烧刀子,一咬牙,就把决定给敲下来了。

拆庙!

这放在以往可是大不敬的,想都不敢想,可现在是新时代,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况且也没办法,指标达不到,就是拖国家后腿。

在这种情况下拖全国人民后腿,这可不行。

说拆就拆,当天村里人就决定动手,无奈铁铲都融了去炼钢,所以只好村里集资,然后到县里边请了挖掘机。

挖掘机第二天就咯吱咯吱地来了,那时这东西还很少见,所以全村人都一个个地涌去看,不过看到这东西全身是铁,我们就纳闷为啥不把这铁皮融了炼。

那挖掘机轰隆隆地就开起工,机器上的师傅悠闲地抽着旱烟,这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估摸着要一天功夫才能磨平。

村里的大人看了一会就开工的开工,种田的种田去了,就剩下我们这群屁点大孩子没事干,还在隔壁大感兴趣地盯着。

“哎啊,神仙阿叔,听说这破庙闹鬼,这能动的铁皮做什么能驱鬼啊?”我隔壁的小胖眯着眼,聚精会神地看着。

小时候我们都不懂什么叫挖掘机,而且听大人说破庙驱鬼,所以自然而然就以为这位抽着烟的大叔是村里请来驱鬼的高手。

那神仙阿叔一听,顿时哈哈大笑,然后不小心被烟熏了几口。拼命咳嗽了几声,冲我们说:“你们这群屁孩,这叫挖掘机,是高科技,别说小鬼,就算是阎罗,也是一铲的事儿。”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热门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