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好语录 > 书籍 >耽美 >正文

封靖寒褚司小说《我为渣攻进产房》章节目录

  • 作者: 妖世艳
  • 类型: 耽美
  • 更新时间:2018/12/6 18:19:09

女频

《我为渣攻进产房》,不是说他是褚家独子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说褚司是从福利院抱来的弃子?当褚司经历了被家族抛弃、养母被送入疯人院、裸照被泄露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封靖寒和他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呢?

  • 小说简介
  • 章节目录
  • 同类推荐

《我为渣攻进产房》,不是说他是褚家独子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说褚司是从福利院抱来的弃子?当褚司经历了被家族抛弃、养母被送入疯人院、裸照被泄露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封靖寒和他又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呢?

小说试读

知道自己这次插翅也难飞后,褚司安静的在病房里待了两天,这让把守整栋楼的安保人员们都开始怀疑,雇主要求看住的对象是不是准备憋个大的。这个念头一直到目标被接走,他们才彻底松了口气,同时又对这人的身份十分好奇,究竟是谁,才能让封总这么放在心上?直接把一个安保公司都叫过来了,就为了守这么一个人。

说起来,在他们封褚两家爷爷接管家族的时候,就早早的给定下了姻亲。只不过封家生了三四个儿子,褚家更是后代凋零,只有一个儿子,这儿子,自然就是褚司,于是婚约的事便不了了之。这褚司,自幼体弱多病,跟个金丝雀一样被关到了高中,直到考上大学,这才认识了本该青梅竹马的封靖寒。

半年未回来,褚司站在足足两人高的铁门外倒丝毫不觉得陌生。他抬头打量着封母斥巨资修的大门,每一根栏杆上都刻着精致的弧线雕花,而透过铁门,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一座占地20000平方米的庄园更是浮夸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在这生活了六年。

“封少爷,褚少爷。”新上任的年轻管家萧奇迎了上来,恭敬的弯腰,身后站成两排的仆人各自行礼,跟着叫道“封少爷、褚少爷,”其中不少都是熟面孔。

这次褚司没再吭声,他目视前方,大大方方的受下了这一礼。

“把我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封靖寒吩咐。

褚司心中冷笑,这房间本就是他的,只不过自从有一次他喝多了回来,发现他那个弟弟正在和封靖寒滚床单后,就再也没踏进去半步,“我住二楼。”

萧奇从封靖寒的只言片语中终于确认了这个人的身份,这可真是在业内令人笑掉大牙的传奇人物——一只狸猫,硬是被当成了太子养了二十年。

“住隔壁,或者睡我的房间。”封靖寒硬邦邦地说完,放弃坐车,径直走了进去。褚司眉头微皱,身后的仆人却尽职尽责的推着轮椅,将他送进了他原来的房间。

打开房门,卧室中的格局摆件什么都没变,他看到一半的书还倒扣在桌上,甚至连房间中的味道都是他熟悉的。看了眼放在桌子上因为没避光保存而产生沉淀的香水,褚司自己推着轮椅过去,拿起它扔进了垃圾桶。

“来个人。”褚司沉思片刻,说。

轻敲了一下门,萧奇推开门,褚司指了指床上的被子,道:“都收走,拿新的来。”

不到片刻萧奇带着两个佣人回来,一人手脚麻利的撤走了床上的被褥,只留下床垫,另一人就势就要往上铺

停,放地上。”褚司指了指衣帽间旁的空地,在萧奇惊讶、好奇又带点不屑的眼神中有条不紊的指挥着

——他不愿再碰那张床,恶心。

佣人铺完,退到管家身后,褚司这才看向了萧齐说:“我想你应该是从TIBA(荷兰国际管家学院)毕业的——老管家萧叔的儿子萧齐对吧。”

看萧齐点头,褚司堪称无死角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你比你父亲差劲了不是一星半点,收

起你的个人情绪,封靖寒还肯用你纯粹是看在萧叔照顾他多年的份上,夹起尾巴好好做人,不要一点一点消磨他对你父亲的好感。”

话音刚落,封靖寒也进来了。看到室内的情形时,两道剑眉紧紧地皱在了一起:“他刚做完手术,你们就由着他的性子胡来?给我把东西都搬床上去。”

佣人唯唯诺诺,急忙又把东西搬上去,随后逃似的离开了没有硝烟的战场。

“封靖寒,这是我的房间,我有选择的权利。”

“选择的权利?”封靖寒弯腰,伸手捏住了褚岑的下巴,“你只有选择是乖乖听话,还是让我现在直接干你的权利。”

褚司的脸色霎然变了。

“你走了六个月,我禁欲了六个月。为的就是等你回来,让你半年都下不了床。”封靖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你扭着屁股求我干你的样子,我至今都难以忘记,司司。”

褚司的手抖得不成样子。冷静,他要冷静。还有什么大场面是自己没见过的?当时他昏赤裸着满是欢爱痕迹的上半身的照片流露出去时,他一度以为自己会选择去死,但是他还是坚持住了。现在这点,算什么?

“对。”褚司的牙关都在打颤,他抬起头盯着这个爱了六年的男人,只觉得曾经的自己瞎了眼。“但是我发誓,你现在敢上我,我就敢把你夹断。”

封靖寒不气反笑,连说了三声好,犹如拎小鸡一样将坐在轮椅上的褚司提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褚司闷哼一声,不用看他都知道伤口裂开了。

男人解开自己的裤子,三两下的褪掉了褚司的裤子,“褚司,我本来想给你机会,让你好好休息休息。但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等等,褚小少爷,您先不要进去……”

“寒哥哥,我来了!……”

门被猛地推开,屋内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封靖寒回头看了眼呆若木鸡的褚岑,系好了裤子,状似无意的瞥了眼萧齐,却把萧齐吓得冷汗直流,立刻出言道歉。

“小岑来了。”封靖寒翻身下床,也不搭理萧齐,头也不回的搂着褚岑的腰给了他一个吻。褚岑故意发出些口水声,他盯着床上那个背影,灼热的视线恨不得能将人活活烧死。

像是感觉到他的视线,趴在床上的褚司抬起头,直直地迎上了褚岑的目光。

“去死吧,贱人。”褚岑无声的做出口型,随后伸出手勾住了封靖寒的脖子,“寒哥哥,要抱抱!”

封靖寒旁若无人的笑了起来,褚岑一个用力挑起,双腿勾在了封靖寒精壮的腰间,整个人像个树袋熊一样缠在了封靖寒的身上。

褚司冷眼旁观,在接受到褚岑的目光时咬紧了牙关。

眼看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褚司看着拿着钥匙想要把门锁上的萧齐,冷静的吩咐,“我不会跑,把钥匙放下。还有,晚饭前给我准备好新的衣服。”

萧齐应是,临走前替他掩上了门。

偌大的房间中只剩下他自己。

褚司趴了片刻,突然低吼了一声,拳头狠狠的砸进了枕头中。

1 1/1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热门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