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女频 >不正经恋爱

小说《不正经恋爱》由好语录网小编为您提供,别为了别人而改变自己,因为总会有人不喜欢你,一味地附和别人,会让你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闪光点。你要知道,改变自己很容易,改变他人很难。就算你改变自己,别人不见得会因此喜欢你,说不定还会变本加厉。所以,请做一个阳光的女子,沐浴在阳光的温暖下,你才会看到那些对你笑的人。

第 1 章

  刚办完事,陈彩就后悔了。

  喉咙疼,后面也有些涨,浑身上下像是被人拆开碾碎一般酸软乏力。按说不应该这么折腾的,都快三十的人了,每天文件砖头似的压在办公桌上,搬完一摞还有一摞,私生活如果不节制,这身体迟早要完。

  他翻了个身,琢磨明天的工作。目光游移间瞥见了一旁的衣帽间。那边感应灯正亮着,是刚刚有人取东西的缘故,里面半挂半扔着几件衣服,一半儿西装衬衫,另一半是运动衣裤,无论是风格品味还是价钱,显然都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极端。

  陈彩自诩为极简主义者,信奉断舍离,因而衣柜里的衣服少之又少,最常出镜的运动服和冲锋衣,只要没有破损,洗洗干净能穿好几年。当然他的断舍离并非是物质丰盛到极端之后的回归,而是条件有限下的最优项。

  就像住酒店,他虽然一向只选择标准间,但这次住了一下套房,感觉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

  八十平的带客厅小套,双洗手间,每个空间都有独立的木门相隔,不算奢侈,但足够方便。卧室里除了大床之外还有个布艺沙发做贵妃榻,再往侧边是衣帽间,推拉设计。陈彩瞧着那大小正合适,取东西能方便不少,便琢磨着回头家里也可以做一个。

  他的酒劲儿还没下去,思绪有一搭没一搭的随处乱飘,过了会儿听到浴室有动静,这才突然想起了今晚的床伴。

  陈彩后知后觉,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

  天颐传媒的老总陆渐行,人前儒雅风趣不解风情,床上手段高超如狼似虎。

  陈彩昨晚撞见他的时候,把他误当成了隔壁酒吧的头牌——那头牌追求陈彩半年了,虽然名号是头牌,但小孩其实挺不错,音乐系的学生,人长的帅气,也没什么心机,在酒吧当驻唱歌手这么久就靠脸拉客。

  陈彩一直犹豫不决,倒不是看不上,而是觉得那孩子太小了,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水灵的时候,何必让自己这头老牛给啃了。

  也就是昨晚,他跟人应酬喝得醉醺醺,谈完事,心里一松,远远看那人又朝自己走来,脑子里一时浆糊,就跟人上楼开房了。

  一夜酣战。

  小头牌的身材比他想象的好太多,俩人交叠时陈彩又发现对方个子似乎也长了点,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哼哼叫的时候也就断断续续说了……直到头顶上的人突然停住,“啪”的一下按开了床头灯。

  陈彩这才发现坏了,搞了个假头牌。

  脸看着还挺熟悉。

  假头牌似是报复,把他折来叠去又搓弄了一轮,这才离开去洗澡。陈彩这块老旱地被人从里到外开发了个透,躺在床上跟卸了零部件的机器人似的,动动这挪挪那,再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味着。

  冷不丁瞅见衣帽间,这才想起了假头牌的身份。

  浴室里的杂音倏然安静了下去,看样是小电视被人关上了。

  陈彩心里一哆嗦,心想都什么事啊!早知道自己不多嘴那两句话,这会儿应该能抱个大腿吧?陆渐行啊,霸总!一个手指头就能把自家公司给戳翻的大佬!行走的大树!玛丽苏!傍上他岂不是吃喝不愁了?

  总裁夫人还用到处给艺人求角色吗?当然不用了,都是导演哭着喊着来求自己吧!

  总裁夫人还用去找小鲜肉赔笑脸,让人带带自家小透明?那简直笑话,肯定是小鲜肉要倒着去讨好那几个小透明,吼吼吼吼……

  当然不是总裁夫人,总裁家偏房也行,再不济当姨太……

  陈彩没节操地越想越乐,踢着脚在床上幸福地滚了一圈,又很快回归了现实。

  有句老话叫什么来着,千金难买早知道。

  他话也说了,名也喊了,人也得罪了……姨太姨妈都当不成了,还是保命吧。

  陈彩脑瓜虽然疼,但转得不慢,他抬起身子往外看了看,见卧室的房门虚掩,镇静片刻,翻身下床,开始捡着衣服往身上穿。穿衣服的时候还不死心,到处瞅着陆渐行有没有名片在外面,捡一张以后唬人用。

  只可惜老总似乎很高冷,除了衣帽间里那身衣服,连个皮包都没带。

  陆渐行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陈彩刚好穿戴完毕,正往脚上套袜子,耷拉着个脑袋。

  俩人迎头碰上,都是一愣。

  好在卧室的灯带没开,双方的表情瞧起来都模糊的很。

  陈彩早就编好词儿了,什么朋友生病刚刚打电话求助,自己作为老铁不得不去跑一趟,希望陆总不要介意好好休息云云……这样既能给自己刷一波好感,也能避免尴尬。

  陆渐行却压根没打算问,他的神色有点冷,扫量了陈彩一眼,随后转身去衣帽间里拿衣服。过了会儿,又走回来,点出一沓钱给陈彩放到了茶几上。

  陈彩:“???”

  陆渐行蹙眉,有些不满:“不够?”

  怎么可能不够……陈彩凭经验估摸了一下,得五六千。

  他有些惊着了,虽然知道是陆渐行误会了什么,但是五六千……

  陈彩老脸一红,心想我知道自己帅,但是竟然值这么多钱吗?可是我这晚上都没怎么动啊,哼哧哼哧老牛犁地的是他吧?他还倒给我钱?所以鸭子是干的那一方还是□□的那一方?

  他丝毫没觉得被误会是种羞辱,反倒有点不好意思。

  陆渐行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有点多,”陈彩挠挠鼻子。他身上零钱不多,怕一会儿打车费用再不够,干脆从最上面捏起一张,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陆渐行:“???”

  陈彩还处在被肯定的羞涩中,从地上拿起自己的小包包,往肩上一甩,也没看陆渐行,虚空着摆了摆手,飞快地转身推门走了。

  一出了酒店,倒春寒的冷风便一阵一阵地扑了过来。陈彩一个激灵,这下是彻底清醒了。

  午夜不太好打车,他沿着酒店前面的小径出去,又在马路上走出二三百米,这才伸手招到一辆。

  上车的时候看一眼手机,凌晨三点。

  陈彩心里哀嚎一声,今天喝酒明天上班,下午还要出差,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作为一个人经纪人,尤其是小公司里小透明的经纪人,陈彩的日子相当苦逼,几乎是又当爹又当妈,必要是要给小透明们解疑答惑,偶尔还要变身为保姆替他们做饭更衣。因为公司的实力有点弱,目前为止只造过几个雷翻天的偶像剧,所以他还得时常瞅着外面,从一堆饿狼猛虎嘴里给孩儿们抢口好肉吃。

  他现在到处活动的这部《大江山》就是块大肥肉。这部剧其实是天颐传媒为了捧自己的人,专门找编剧写的。编剧是名人,班底也厉害,大制作,名导演,题材又是最近格外受重视和扶持的军旅剧,所以现在还没开拍,买主已经找上了门。

  陈彩知道这事后便一直琢磨把手里的人给塞进去,无奈他无门无路,直到有人帮忙给了他剧组副导演的联系方式,陈彩这才算是提着猪头找到了庙,三请五请,终于请动对方。昨晚一顿猛吃猛喝,这才争取到一个试戏的机会。

  如果不是晚上跟假头牌的那点意外,昨天可以说是过的很满意了。

  想事的事情时间过的飞快。从城市的这头到另一头,眨眼便过了。

  陈彩付钱下车,走过一片身形单薄的“接吻楼”,才到了自己的地方。那是一处老式小区,几幢矮楼零散分布,一层贴满了各式培训班瑜伽课的红字大广告,路边则停满了自行车电动车。

  此时已近凌晨,偶尔听到几声虫鸣,更显得周遭寂静。陈彩轻手轻脚地上楼,不料还是惊动了父母。

  陈母披着件棉衣坐在客厅沙发里,一直等儿子进来,才沉下脸问::“你怎么又这个点才回来?昨晚去哪儿了?”

  陈彩从小惧怕他妈,为了少挨揍练了身撒谎的技能,一脸忧愁道:“公司有个新人谈恋爱,我奉命去棒打鸳鸯了。”

  陈母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瞅不出破绽,没好气道:“天天去棒打鸳鸯,搅和别人谈恋爱,怪不得快三十了还单身。”说完又教育他,“这种事意思意思就行啊,别真给人拆了,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懂不懂?”

  陈彩点头:“懂。”

  “他们要是爆出恋情来再炒作炒作也是行的,”陈母叮嘱,“黑红也是红。”

  陈彩被雷的不轻,心想一优秀人民教师怎么还懂“黑红”了?

  他自然不知道自己老妈最近迷上了一个小鲜肉,而且因为误入粉圈,现在俨然有成为战斗粉的趋势。别说“黑红”这种词,就是连陈彩不懂的很多字母简写,粉圈里的黑话,他妈都解读的溜溜的。

  此时陈母也不是为了给陈彩等门才在客厅里,她也一宿没睡,忙着给自家的小鲜肉反黑,同时指责小鲜肉的工作室工作不力,经纪人就是个废物。

  陈彩没多想,还以为他妈是跳广场舞听来的,忍不住辩解道:“黑红虽然也红,但不能这么来。我们公司的小孩都不错,我还是希望他们有个优雅的公众形象。”

  陈母却不赞同道:“什么优雅公众形象,不就是艹……设立人设吗?现在观众又不是傻子,耿直的才招人喜欢呢。”

  陈彩目瞪口呆:“啥?”

  “啥啥?还不去睡觉?”陈母一挑眉,“天天喝酒熬夜的等着猝死呐!”

  陈彩吐舌翻白眼做死尸状,心想是你拉着我说的啊现在又骂我是闹哪儿样,他在心里吐槽一阵,转身往卧室走。

  又被陈母拉住。

  “哎等下,”陈母从茶几下面拿出来一个信封,里面厚厚的装着什么东西,“六楼那个林阿姨的姑娘,挺喜欢许焕的,你要是碰上了找他要个签名。”

  陈彩愣了愣,跟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嗷一嗓子跳起来拒绝,转身往卧室奔:“我不!”

  “你不什么啊?”陈母在后面道,“这才分手多久啊?签个名都不行?”

  “分一年了!”陈彩喊,“藕断丝连不是我们老陈家的风格,我们要有风骨!”

  “噫——装什么呢,”陈母把照片又放回茶几上,啧道,“那天他打电话是不是求复合呢?是的话快答应了吧,是你对不起人家的,好歹人也是影帝了,还能看上你。”

展开全部内容

章节日更

在线观看

猜你喜欢

同类小说

  • 谁种下的相思毒

  • 撩表心意

  • 你头上有点绿

  • 我的尸身放荡不羁

  • 不做女主真开心[快穿]

  • 婚后玩命日常

  • 寻找时光里的你

  • 少帅夫人她身娇体软